欢迎访问lol竞猜软件官网

乐桂堂家具

厂家直销 质量可靠 诚信经营

让广大养殖户用得放心、平价、优良。

18169824988 18029287672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返回列表页

龙胆泻肝丸事件:倾家荡产也要赔付

  差不多是一年前的这个时候,“龙胆泻肝丸事件”经媒体的广泛披露震惊国人。可是,去年因为“非典”达到了“沸点”,龙胆泻肝丸事件声讯渐无。现在提起诉讼,通过法律途径讨说法找赔偿,好。

  冤有头,债有主。从报道看,同仁堂认为自己不该是起诉的主体,因为“在龙胆泻肝丸事件上为消费者尽到了法定的责任和义务”,他们生产的龙胆泻肝丸是严格按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》配方的。谁是“债主”,这由公正的法庭说了算。但龙胆泻肝丸事件导致国人巨大的伤害,天理难容,总要有“被告”来赔付,即使倾家荡产。

  个中理由很简单:多少原告已经倾家荡产,而且人也成了废人!这次28人中,傅女士从确诊为尿毒症至今已花费了近20万元的治疗费,“我成了一个废人”;吴淑敏也欠了10多万元的债。这28人之外,还有多少人受害难以计数,甚至还有最终毙命的。

  “债主”的责任当然是不可逃遁的,因为含有马兜铃酸的龙胆泻肝丸成为肾病元凶已经历史太“悠久”了,为害太烈了。老祖宗的药方本身没有问题,龙胆泻肝丸之所以导致肾脏损害,是由于将“白木通”误用为“关木通”引起:民国以前的药方都是“白木通”;两味中药名虽相近,但关木通属马兜铃科,白木通属木通科;木通产于南方,不含马兜铃酸,关木通主产东北,含马兜铃酸,二者根本风马牛不相及,我们自己误用了几十年。严重的问题是,这个问题发现多年了,而我们的“债主”毫无民本思想,一直将错就错错到今日!

  专家指出:中药界像这样因名称相近而混用的现象不在少数,如以水半夏替代半夏入药,水半夏无半夏的止呕作用;以狗脊贯众、紫萁贯众等作绵马贯众入药,前者无驱虫作用;将山豆根与北豆根混用,香加皮与五加皮混用,两者虽功效相近,但山豆根、香加皮均具有毒性。不难想象,如此混用,潜在的危险将会有多大。

  真正的为害最烈的毒副作用,其实不是中药本身,而是制度和监管的缺失。新药审批制度执行缺陷、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缺失、毒性药物召回制度失范、药品说明书监管不力、药品损害补偿制度空白……通过龙胆泻肝丸事件,这一系列制度性的弊病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。本来我想在本文中吁请有关职能部门的官员引咎辞职,但一想这个很不现实,而且换个把官员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于是作罢——要有效抵制这样的“毒副作用”,挽回损失和影响,只有依靠法律法治。

  如果所有受到过龙胆泻肝丸损害的患者都提起诉讼,合计标的额想必是很高的。高也不怕,不该怕。创造一个纪录,也是好事,足够以警示世人。美国就常常有巨额索赔,比如曾经有过烟民状告烟草公司的天价官司:佛罗里达州的70万烟民因吸烟引起疾病,向美国5家大烟草公司索赔1960亿美元。美国一些著名律师,都赢过巨谁索赔的官司,如理查德·斯克鲁斯克律师,他代理的官司使有损人身体健康的石棉瓦在美国销声匿迹,让美国烟草业赔给吸烟受害者近百亿美元;理查德·皮尔斯律师,他代理的美国黑人遭政府拒绝贷款案,为美国黑人农民从美国政府那里讨回了10亿美元的赔偿。

  然而,可想而知的是,我们国度的龙胆泻肝丸官司,其进程和结果不容乐观。这之前已经有先例:南宁一老人病亡,怀疑是“龙胆泻肝片”使病情加剧,一纸诉状将某药厂告到了法院,索赔医疗费3000多元、精神损失费2000元。原告提交了关于“龙胆泻肝丸”新闻报道及病历等作为凭据。去年12月5日法院认为“依据不足”判何某家属败诉。龙胆泻肝丸官司,拷问的不仅仅是制药界,同时也在考验司法界。

  我国曾提出过一个口号,叫做“中药现代化”,要把传统中药与现代科学技术结合起来,推陈而出新。但是,体制和法制这“两制”问题不解决好,“中药现代化”注定是一句空话。如果我们的司法法律界能够真正形成合力,通过媒体和公众的助力,将龙胆泻肝片官司办成一个中国有史以来标的最大的铁案,那么,龙胆泻肝片事件倒真的有可能成为中药现代化的一个起点。

lol竞猜软件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