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lol竞猜软件官网

乐桂堂家具

厂家直销 质量可靠 诚信经营

让广大养殖户用得放心、平价、优良。

18169824988 18029287672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返回列表页

经血量明显减少

  五劳虚极赢瘦,腹满不能饮食、食伤、忧伤、饮伤、房室伤、饥伤、劳伤、经络营卫气伤,内有干血,肌肤甲错,两目黯黑。缓中补虚,大黄蛰虫丸主之。(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第六·十八)

  本证为“干血劳”,过饱、过饥、忧郁、暴饮、房事、疲劳过度诸因素,均可损伤人体脏腑,耗损元气,渐至劳伤。劳伤既成,经络气血运行迟滞,瘀血内留,日久而成“干血”。干血内结,新血不生,则面、目、肌肤等俱不能荣,临床以形体赢瘦、两目黯黑、肌肤甲错、腹满不食为特征。

  瘀血内停,自当化瘀为法,然瘀由虚起,劳先瘀成,故临证不宜猛攻,宜用丸剂以缓图之,并酌加扶正之品。大黄蛰虫丸用大黄、蛰虫、桃仁、干漆、水蛭、虻虫、蛴螬活血通络逐瘀在先,以地黄、芍药、黄芩、杏仁养血润燥清热于后,俾润以濡其干,虫以动其瘀,通以去其闭也。本方专治虚劳而有瘀血干结之证,属“缓中补虚”之剂,临床用于久病正虚而内有瘀血之候。

  张某某,男性,49岁,机关干部。1968年秋出现肝区疼痛不适,食欲减退,疲乏消瘦。1970年1月突发高热,体温达40“C,昏迷24小时,伴有呕吐、抽搐等症状,经驻京某医院诊断为肝昏迷,抢救后转入某院住院治疗。入院检查:肝肋下4.5厘米,血压11056mmHg(14.66/7.47kPa),黄疸指数14单位,谷丙转氨酶220单位。经治疗症状缓解出院。1个月后,又因高热,昏迷,肝区疼痛,恶心,腹泻入院治疗。此后即常常反复发作,屡经中西医药治疗无效。于1972年发现脾肿大,体有肝臭味,肝区疼痛,经某医院确诊为早期肝硬变。

  于1972年10月来诊:脉大数有涩象,面黧黑,舌边尖红有瘀斑,目黄,胁痛。肝炎虽然多数由湿热为患,但日久失治可以有多种转归,或肝肾阴虚,或脾虚肝乘,或阴损及阳,或气阴两虚。当求其本以治,不可概用清利湿热之剂。此例病久入络,结合舌瘀、面黧黑、胁痛、肝硬、脉有涩象等,诊为血瘀气滞而肝硬。处以大黄蛰虫丸,日2丸,早晚各服1丸,并用《冷庐医活》化瘀汤,日1剂。

  王某某,男,47岁。1975年7月19日诊。患肝炎5年余,前年见胁痛、腹水、鼻衄、肌衄,经诊断为肝硬变腹水、脾亢,治后症状好转。近2月来又右胁刺痛,腹胀,纳呆,鼻衄,面色晦黯。查两胁拒按,肝肋下二指,剑突下五指,脾肋下五指,血小板5万。舌体胖大色紫黯有瘀点、苔厚腻,脉沉弦滑细。 用大黄廑虫丸,早晚各1丸,配服三甲散(穿山甲、龟版、鳖甲等各份)。

  服药后泻下棕褐色粘冻状大便,污气逼人。1月后诸症悉减,腹胀消退。查肝脾缩小二指,血小板8.3万。连服2月后改服归脾丸、逍遥丸、三甲散,半年告愈。随访多次,未见复发,并可参加体力劳动。(浙江中医杂志1988;(4:177)

  刘某某,女,25岁,洪都拉斯华侨,住院号52089,1989年2月11日入院。患者去年10月起肝区胀痛不适,呈阵发性加剧,伴呕吐,消瘦。曾在当地作CT等检查诊为“多发性肝癌”,并于12月行肿瘤切除术。但因开腹后见病灶广泛,且与腹主动脉粘连,难以手术而终止。术后症状无明显改善,肝区疼痛呈刀割样,需常服止痛片,故回国寻求中医治疗。入院体检:形体消瘦,肝区叩击痛明显,肝大肋下3厘米,舌暗、苔白,脉弦。

  实验室检查:麝浊8单位,麝絮(++++),锌浊18单位,谷丙转氨酶正常,澳抗1:512。血液流变学提示高粘滞。B超:肝右叶上下斜径14.3厘米,左叶大小9.1厘米×5.9厘米,右后叶见一包块,大小8.9厘米×9.2厘米,边缘不整。

  中医诊断为症瘕,证属瘀血内结。服用大黄廑虫丸(由本院制剂室生产),每次8克,一日三次,并辅以养肝护肝的中西药。

  服用2个多月后,肝区疼痛基本消失,停服止痛片。消瘦、乏力、呕吐等症状明显减轻,肝肋下未触及。实验室检查:麝浊4单位,麝絮(+),锌浊14单位,谷丙转氨酶正常,澳抗1:64。B超:肝右叶上下斜径12.7厘米,右叶10.0厘米×5.1厘米,包块缩小至7.9厘米×8.0厘米。病情好转稳定出院。一月后回院复查稳定,带药回国,追访一年病情稳定。(新中医1991;11:14)

  钱某某,女,63岁,干部。1993年12月3日初诊。1992年10月因形寒发热,巩膜肌肤黄染明显,谷丙转氨酶急剧升高至1000u以上入住某医院,经治疗无好转。转某院普外科行剖腹探查,术中见大量胆汁性腹水,肝脏呈肝炎后结节性肝硬化,肝门部有一肿块,质硬。因无法切除而关闭腹腔,“T”形管引流。术后愈合良好;但黄疸、低热依然。于1993年9月2日保留“T”形管出院,继续西药抗感染治疗。

  现经介绍请汪老诊治。诊见巩膜皮肤一身悉黄,色晦暗,胃纳极差,时有恶心,右胁疼痛,呻吟不止,小便深如红茶,大便少。右上腹保留引流管尚通,一日约400ml绿色胆汁。舌苔薄白、根微黄,脉弦细。病理报告:总胆管少许坏死组织,肝炎后改变。辨证属湿热阻遏中焦,肝胆失于疏泄,乃致气血瘀滞。治法:疏泄肝胆,清利湿热,调气活血。

  1994年1月15日诊时,病情大有转机,食欲渐增,胁痛明显减轻,大便基本正常,小便亦清,引流胆汁日减。汪老嘱闭引流管观察3日,后无异常而拔除。其间再以原方加减进服。24日患者步行至医院诊治,面色如常人,精神振作,舌脉正常,纳食,二便正常,病情已趋恢复。再以前法加减调治,随访至今已恢复工作,一切如常。(江苏中医1995;9:3)

  此肾气亏损,瘀血内停。遂让病人做甲皱微循环检查为微循环。障碍,支持瘀血阻遏脉络是本病的主因。即给予金匮肾气丸日一剂,大黄廑虫丸日一剂,以小剂量去瘀生新,达缓中补虚之目的。

  陈某,男,40岁,工人。1984年12月13日初诊。三个月前因强力负重不慎将腰扭伤,当时经按摩、服药治疗好转后上班。此后,每逢劳累、负重、或说笑,稍不留心即突然腰痛不能活动,俯仰及转侧受限,行走困难,甚则呼吸、咳嗽均感疼痛难忍,每次务需卧床数天疼痛方可缓解,一月数次,遂邀余诊治。自述腰部经常有冷感,两下肢膝关节以下有时麻木,舌淡苔白,舌边有瘀斑,两脉寸关弦紧,尺脉沉涩。

  此病与《金匮》的“劳伤”相近,宜攻补兼施,给服大黄廑虫丸,每次一丸,日二服。一周后,腰疼消失,至两周后腰部冷感,下肢麻木均明显减轻。继服一周,以资巩固。追访半年余,再未复发。(福建中医药1986~(3)。63)

  朱某某,男,30岁,干部。1993年6月25日初诊。患者于10天前因左上腹部疼痛日益加剧伴恶心呕吐,发热39.5℃,至上海某医院就诊。当时白细胞24X 10。/L,血清淀粉酶1269u,诊为重症出血性胰腺炎。{主院经氟哌酸、甲硝唑等药治疗,l周后发热退而出院。刻诊:左上腹疼痛依然,左下腹有·拳大包块,大便溏薄夹有粘液。汪老认为其腹痛腹块为湿浊蕴毒停滞,热结成瘀积聚。治法:清热化滞,祛瘀消瘕。生地10g,赤芍tog,丹度10g,柴胡10g,川芎5g,马齿苋30g,生麦芽15g,败酱草15g,枳壳10g,厚朴6g,制川军6g,延胡索10g,金铃子10g。7剂。

  服药后腹痛及压痛有所减轻,但左下腹包块依然。原方去柴胡、制川军,加大黄廑虫丸6g(包),连服半月。半月后再诊,包块缩小,腹痛若失。遂停服煎药,改服大黄廑虫丸每日2次,每次3g;沉香化气丸(浓缩丸)每日2次,每次10粒。连服2月后再诊时,大便成形通畅,精神食欲正常,腹痛亦失。“B超”复查:左下腹包块消失。现已恢复工作。(江苏中医1995;(9:4)

  此例为出血性重症胰腺炎,发热腹痛且有反跳痛,触诊及“B超,,均证实已有包块,形成腹膜炎,失去手术时机。经西药处理,发热虽退,但仍有复痛等症。汪老认为此出血性胰腺炎有炎性渗出物,干着死血流蓄于腹腔内,既不能手术,当须促其自身吸收消散,故用大黄廑虫丸、沉香化气丸活血化瘀,理气化滞。用药柔中有刚,不图强攻,缓缓削之却成大功。

  查其脉沉而涩,舌质淡兰。嘱用大黄廑虫丸,每次1丸,日二次。一周后,自觉腹部松快,再服20日病愈。随访一年未再发作。(黑龙江中医药1988;(5:33)

  X线钡剂注肠透视诊为回盲部增殖型肠结核。治以逐瘀生新。嘱服大黄廑虫丸,每次二丸,日二次口服,一月后,大便如常,二日一行,食欲略增,身体渐复,体重增加,继服一月,腹满消失,肌肤柔润,月经来潮。X线复查,回盲部通过正常。(黑龙江中医药1988;5):3 3)

  患者,男,30岁,工人,初诊日期1987年4月20日。无明显诱因而致头部阵发性剧痛五个月,经检查排除外伤、肿瘤、高血压、动脉炎、五官科疾患等。做脑血流图为血管波动性供血不足。诊时其诉头部剧烈疼痛,为钝痛,固定于头顶及头后部。每当发作时痛苦不堪,寝食不安,观其面色晦暗,形体消瘦,舌瘦小少津,脉弦细涩。

  此为瘀血所致,久病入络,脉络瘀阻,不通则痛。学习叶天士治气血瘀痹之头痛,每用虫蚁搜逐之法,今取其意投以大黄廑虫丸每日一付。服药后患者无便溏、便次增多现象,即增至每日二次各一付。服药三天后患者自觉疼痛较前减轻,服药半月后疼痛完全缓解,寐安,纳佳,面色转华,做脑血流图示恢复正常。一年后随访,未再复发。(天津中医1988;(6):38)

  辨此乃大怒伤肝,气机郁滞,而使脉道不通,血瘀脑中。因予理气开郁,活血通络法。方用:大黄15g,黄芩10g,芍药10g,蛰虫12g,杏仁12g,桃仁10g,生地12g,干漆6g,虻虫6g,水蛭6g(研分冲),蛴螬10g,枳壳6g,乌药12g,细辛3g,全栝蒌30g,甘草9g,二帖,嘱其一日夜服完。

  参其脉证,考虑为瘀血所致。胸背刺痛亦为瘀血之征。故给予大黄廑虫丸一付每日二次。服药后口渴较前减轻,大便不干。服药一周后查尿糖阴性,两周后查血糖正常,且自觉胸背痛亦较前明显好转。嘱其出院后继续服药以巩固疗效,两月后复查心电图较前明显改善。(天津中医1988;6:38)

  遵先师之法,祛瘀生新,缓中补虚,予大黄廑虫丸,每日四丸(早晚各二丸)。药后三天,病人来述:四年来第一次夜寐变实,心中沉静。嘱其继续服药。前后共服大黄廑虫丸50丸,睡眠正常,月经量均多,色初黑后红,舌质由黯变淡。考虑其瘀血已去,当补其虚,而投以滋补肝肾,养血安神之剂,前后共15剂而愈。 (北京中医杂志1988;4:58)

  证因劳伤过度心脾两虚,阴血耗伤,气滞血瘀,郁而化热,则更使阴血耗伤,新血不生。因此治疗此病当先祛瘀清热润燥,之后方可养血滋阴。

  投上药14剂,纳谷较增,低热改善(T37.2_C)。原方去生姜、白术,加细生地1.5g,制香附lOg,连服2月,年余低热消失而愈,随访至今复发。(江苏中医1995;7:35)

  此乃气郁日久,导致络道不宣。治拟培元开郁,化瘀通络。炙黄芪50g,全当归10g,赤芍10g,桃仁10g,丹参10g,牛膝lOg,川芎10g,路路通10g,淮红花5g。每日1剂,水煎2次。送服大黄廑虫丸(天津达仁堂制药厂生产,下同),早晚各1丸。上方汤剂略作加减,服用3月余,继单服大黄廑虫丸半年余,病告痊愈。(江苏中医1995;(7:35)

  此乃气虚血瘀,脉络痹阻。治拟补气活血,化瘀通腑。生黄芪60g,赤芍10g,川芎10g,桃仁10g,地龙10g,红花10g,牛膝10g,菖蒲10g,制南星10g,远志10g,生大黄20g(后下)。每日1剂,水煎2次,送服大黄廑虫丸,早晚各1丸。服药1剂后,第2天泻黑便数次,舌渐回缩,然仍强滞。原方去大黄续服半月,舌伸自如,余症亦除。(江苏中医1995(7:35)

  证属血脉瘀滞,痹阻咽喉之慢喉喑,治宜活血祛瘀,利咽开音,方选大黄廑虫丸方加减:

  张某某,男,38岁。1986年7月诊。三年前因车祸被撞伤头部,昏迷两天,抢救脱险后头昏,头痛,记忆力减退,多梦失眠。半月后行走时突然大叫一声昏倒于地,四肢抽搐,牙关紧闭,口吐白沫,气壅息粗,喉有痰鸣,大便失禁,约半小时后自行苏醒,全身困倦,反应迟钝。在西安某院查脑电图诊断为外伤性癫痫,给服大仑丁、丙戊酸钠不能控制。近日来发作频繁,每日一至三次不等,饱食及情绪激动容易诱发。

  查体质消瘦,神情呆滞,反应迟钝,面色晦黯无华,舌紫暗,苔白腻,脉沉涩,余(一)。其脉症皆一派血瘀征象,故给血府逐瘀汤10剂,意图开闭通瘀,散结消肿。药毕证如前,发作依旧。窃思血府逐瘀汤乃活血祛瘀平剂,不能胜病,此非峻剂而不能破其瘀积于头部离经之血,故改予大黄廑虫丸每日两次,一次两丸,早晚温开水送服。

  半月后始感腹部隐疼,大便稀溏、黑褐色,头昏头痛减轻,癫痫发作次数显著减少,3~5日一次。夜寝安静,精神振作,面有悦色。连服一月,体质恢复,面色红润,精神如常,舌淡红,苔薄白,脉弦数。服法改成一日两次,每次一丸,早晚服。又治一月,体质康复如常。癫痫半月未犯,遂停药。随访一年未犯病。(四川中医1989;(8:28)

  宋某某,女,62岁。1985年4月23日诊。患高血压及糖尿病已十余年。近1年来又患血栓闭塞性脉管炎,最近1月两足冷痛,足背动脉搏动消失,足色青紫,两足趾端痛难着地,入夜痛剧难眠,扪之冰凉,形消体瘦。舌红无苔,脉沉细数。始考虑为阴虚之故,用滋阴缓急止痛之剂,不应,反冷痛加剧,再考虑为寒凝血脉,阳气不能下达,故入夜痛剧,予温经散寒,养血通脉之当归四逆汤3剂,舌红有减,薄苔布舌,但疼痛不减。

  认为久病寒盛,必有积瘀闭阻脉道,遂用前方合大黄廑虫丸增损:当归、桂枝各12克,赤芍、熟地、水蛭各20克,细辛9克,桃仁15克,干漆、虻虫、蛴螬、廑虫、甘草各10克,通草3克,大枣25枚。服3剂,疼痛大减,夜能安睡。服20剂,两足转温,肤色转红,足背已有搏动。续服大黄廑虫丸,日3服,每次1丸,3月后足温痛消,步履如常而愈。(浙江中医杂志1988~(4。176)

  杨某某,男,64岁。环跳穴处剧痛,曾二次住院作风湿治,无效。痛处灼热,有针刺感,足心灼热,右足为甚,行动困难,日夜呼叫不已。分析痛处灼热属热,针刺感属瘀,足心烧热属阴液不足,合乎阴虚有热有瘀指征,投予大黄廑虫丸二盒(每盒十粒),每服三粒,一日三次,下午服药,夜间痛减,尚能安眠,继服廿粒,续以知柏地黄丸加三七根、地鳖虫,数剂即愈。

  望诊见有舌燥咽干,手心灼热,诊断阴虚夹瘀,在大黄廑虫丸改汤剂加干地黄120克,数剂后病大减轻,续服大黄廑虫丸四盒(四十粒)病痊。

  林某某,男,46岁。右手掌痒,已有二年,不能执笔,经中西医治疗无效,刻下望诊见右手掌中有血痣,摸之灼热,咽干口燥不欲饮,诊断为阴液不足,有热有瘀,处方大黄廑虫丸二盒(廿粒),每次二粒,一日二次,三日后复诊,病大减轻,继服二盒病除。(上三案见浙江中医杂志1982;8:372)

  王某,男,57岁,1986年10月14日初诊。双膝关节肿大疼痛不能行走已4年,经中西药多方与激光、针灸等法治疗,效果不显。症见:双膝关节肿大如鹤膝,膝上至髀、膝下至踝已枯细,大肉尽脱,但存皮骨,形体消瘦,步履艰难,膝关节麻木冷痛,舌苔薄白,脉虚弱。予大黄廑虫汤7剂后,双膝肿大渐消,疼痛减轻,步履如常。原方加鹿胶、杜仲续服半月,复经休息调养而愈。随访两年,未见复发。(国医论坛1990;(5:14)

  虚主要表现在肝、脾、肾三脏不同程度虚损,其中尤以肝肾为重要。现代医学亦认为此病与机体免疫功能有关,而免疫反应失调又和中医脏腑功能虚损有关。因此肝、脾、肾三脏虚损是构成本病的内在因素,风寒湿是导致本病的外在诱因。本病每因气候变化而反复发作,风寒湿侵淫经络,日久血脉凝滞,血停为瘀,湿停为痰,痰浊瘀血积之于膝,导致关节痹阻不通而产生形变,由此而使肌肤失去气血濡养,表现肌肉瘦削。病久入络波及脏腑,使内脏功能减退更加剧本病的形成。根据“治风先治血,血行风自来“的原理,笔者采用三分补七分攻的攻补兼施之法,选用“缓中补虚”之大黄廑虫丸化裁以治,疗效满意。

  曹某某,女,48岁,未婚,工人,住院号157682。患者于1979年因劳累而出现阴道大流血,经用止血剂,症情缓解。其后月经量明显增多,经期延长。1981年妇科诊断为子宫肌瘤,经治疗病情不见好转,转中医科治疗。B型超声报告:子宫前位,8.8x6.6×7.8立方厘米,肌壁肥厚,可见数个大小不等的肌瘤反射。血红蛋白4.8克%,红细胞268万/立方毫米。

  临床诊断:子宫肌瘤、继发性贫血。诊见:颜面苍白,口唇淡红,月经量多,腰腹痛,不能下地行走,舌质淡,苔薄黄,脉沉细。证属虚劳挟瘀,选用大黄廑虫丸

  ,1次1丸,日服3次。服药3周后,丸剂每日加至6丸;共服药88天,月经来潮三次,后二次月经不超过一周,经血量明显减少,腰腹痛消失,食增,体重增加。复查:血红蛋白7.7克%,红细胞484万/立方毫米,B型超声报告:子宫7.7×7.8×6.6立方厘米,未见明显异常B超现象。诸证明显好转,出院巩固治疗,目前仍在继续治疗中。

  房某某,53岁,营业员。1978年4月初诊。素体壮,48岁闭经。去年突觉腰痛,阴道流血性分泌物,血色暗黑有腐臭味。经妇科检查,诊为宫颈癌Ⅲ期,已失去手术机会。本人拒绝化疗,经放疗不足一疗程因不能耐受而中断,转中医诊治。查:面色萎黄,形瘦肤枯不荣,口唇淡红,少腹压痛,舌质红有瘀斑,苔黄腻,脉沉细。

  李某,女,41岁,农民,1988年5月6日初诊,患者素有少量白带,时有阴阜瘙痒,用温开水洗涤后可解。一次由于情志不畅而行房,即阴痒加重,再用温水洗涤无效。近3个月来阴部奇痒,尤以下午至夜半为甚,至抓破皮肤浸血乃止顿时,苦不堪言。迭用中西药治疗均罔效,特求余诊治。诊见患者坐立不宁,焦急面容,舌质红,根部微紫暗,脉沉涩。

  治宜活血化瘀,疏肝行瘀。用大黄廑虫(丸)汤加味:大黄、黄芩、廑虫各6g,甘草、虻虫、水蛭、桃仁、柴胡、杏仁各6g,白芍20g,生地10g,白蒺藜15g,黄酒少许。每日1剂,水煎服。同时,局部用藿香正气水外搽,每日3~6次。5月11日复诊,服药4剂后自觉痒症减轻,效不更方,继服上方1周,痒症消失。半年后随访,病未再作。(国医论坛1993;4:19)

  “五劳虚极赢瘦……内有干血,肌肤甲错,两目黯黑。缓中补虚,大黄廑虫丸主之”。此证瘀由虚致,瘀血内停,妨碍新血生成。仲景用缓和通下之法,使瘀去新生。大黄主“下瘀血”、“推陈致新”,欲达去瘀之效,非大黄莫及也,正如明·吴昆《医方考》所说:“是方也,干漆、桃仁、虻虫、水蛭、蛴螬、廑虫,去干血之品也,君以大黄,是听令以将军矣”。然此方大黄用量仅为十分,且全方以蜜为丸,每服小豆大五丸,恐难奏效。查讲义中以大黄命名的方剂共6首,大黄都排在首位,其余5首方中大黄用量均最大,处于君之位,可见此方大黄为君亦是仲景本意。高等医药院校教材《方剂学》中大黄廑虫丸方解云:“方中大黄逐瘀攻下,并能凉血清热,廑虫攻下瘀血,共为君药。大黄既为君药,用量十分(按四分一两,折二两半),只是干地黄(十两)的四分之一,与其为君之“身份”不相符。

  《中国度量衡史》载莽:“权器有五,铢、两、斤、钧、石分制”,且说“后汉度量衡承莽之制”。说明汉代无分之重量单位,是“以黍、铢、两、斤计量,而无分名。到了晋代……以铢、分、两、斤计量”。《伤寒杂病论》成书于汉代,书中不应当出现分的重量单位,现行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中所见分的重量单位可能是后人整理时所误写。

  根据以上三方面考证,大黄廑虫丸中大黄用量为十两方合仲景本意。(杜耀战等.国医论坛1992;1:36)

  金匮名医验案精选----100、【下瘀血汤】(师曰:产后腹痛,法当以枳实芍药散,假令不愈者,此为腹中有干血著脐下,宜下瘀血汤主之。亦主经水不利)

  下瘀血汤用大黄荡逐瘀血,桃仁活血化瘀,廑虫逐瘀破结,以酒为引,可以直入血分。一医认为瘀血内阻,用抵当汤破血泻衣,胞衣不下;(3):44) 按语:患者素体壮实,因产后恶露不行,败血停蓄下焦胞...

  4.将“商户单号”填入下方输入框,点击“恢复VIP特权”,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。

  4.将“商家订单号”填入下方输入框,点击“恢复VIP特权”,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。

lol竞猜软件

返回顶部